第四十二章

“咳咳咳……”柳絮儿不着寸缕地趴在汤池边,撕心裂肺地咳着,青紫的瘀痕遍布全身,但他实在没有力气去捡衣服遮羞。孙大人位高权重,可性癖却变态的让人不敢恭维,柳絮儿不禁庆幸再次死里逃生。

     池水早已凉透,寒意透过肌理一层一层攀附上来,直教人心底发颤,可是脑中却是灼热一片,烧得柳絮儿有些迷瞪。蒙在眼前的白纱早在水中纠缠时便脱落了,汤池里的水并不干净,一些温热的液体在几番刺激下从眼角流出,他想伸手摸摸是血是泪,却发现四肢也已僵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 大约是血,柳絮儿瞪着无神的眼睛猜想道,因为...

 

第四十一章

    瓷白玉指在脂粉奁中轻轻一勾,朱红色的膏脂便沾染上来,食指点涂,小指勾勒,末了浅浅一抿,便有万般靡艳风流呼之欲出。华容婀娜,柔情绰态,顾盼遗光彩,长啸气若兰,这便是柳絮儿盛时的风华。

    青禾静默着为宝儿打理长发,在触及镜中人时眼中才多了几分柔和。

    “青姨,为我戴上吧。”

    宝儿递来的玉簪赫然是当年苏弘文所赠的那支,只是原本破碎的青玉被一只金龙紧紧地卡嵌成一体,也不知那些能工巧匠耗费了多少时日才最终成就了这...

 

第四十章

    “赵钱孙李,周吴郑王,冯陈楚卫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读书声戛然而止,柳絮儿停了手里的针线活,抬眼看过去,“宝儿怎么不继续读了?”

    “娘。”坐在书桌前的孩童不过三四岁,梳着常见的发髻,身量尚小,踩着千层底布鞋的小脚悬空晃荡。听到问话,他颇为委屈地转过头来,一双桃花眼虽显稚嫩却依稀可见日后的风采,“为什么宝儿没有名字呢?青姨说宝儿是乳名,不能算作名字的。”

    柳絮儿神色一黯,却又怕被宝儿发现端倪,于是又忙低下头去绣...

 

当侦探迷穿越到武侠世界(三十九)

    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待顾子青反应过来时,夜合居早已消失在视野范围内。意识到司陵想径直将他带出英华宫,顾子青立刻挣扎起来,“司陵,快把我送回去,我与慕少容有约在先,我必须帮他完成这件事。”    

    司陵恍若未闻,只是加重了桎梏住他的力道,脚下仍是健步如飞。

    顾子青双手被缚无计可施,情急之下他张嘴去扯司陵的衣领,试图引起他的注意,“我必须呆在慕少容身边,有了我他才有和韩斯年谈判的筹码。司陵你快把我送回去,司...

 

当侦探迷穿越到武侠世界(三十八)

    云隐山与皇宫相隔不过几十里,皇室的车队虽然累赘却也在日薄西山前赶到了英华宫。

    顾子青自然仍是与慕少容同住,然而当他跳下马车看清居所的名字时却不由得一怔,“夜合居?” 这是什么鬼名字?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慕少容挥退了欲上前搀扶的宫人,从容不迫地走到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这名字……”顾子青正犹豫着是否要实话实说,不料却被探出院墙的一抹妃色兀地夺了眼球,他顿觉醍醐灌顶,“此名乃是御赐?”...


 

当侦探迷穿越到武侠世界(三十七)

    一时间顾子青竟不知该作何反应,他本以为接下来顶多就是‘诏书换自由’的套路,与韩斯年缠斗一番后脱离皇宫。没想到慕少容颇有野心,他该不会是要学慕容冲吧?可仅凭他们二人,想要篡位实在困难。

    顾子青还在那儿天马行空地想着,慕少容却已经起身潜入水中,动作灵活地好似一尾白鱼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猛地被池水浇了一身,思绪被打乱的顾子青既惊又怒,他抬头一看却见慕少容安然靠在池边,素指一勾似是要招他下水。

    顾子青会意,然而他...

 

当侦探迷穿越到武侠世界(三十六)

    不惹是生非并不代表能耐得住寂寞,顾子青早就把结香楼探寻了个遍,自然对这毫无二致的合欢宫提不起兴趣。

    要说宫里最大的消遣是什么,电视剧和小说都告诉了我们是宫斗,然而顾子青苦等了两日也没见什么不长眼的妃子上门挑衅,慕少容更是甚少离开合欢宫,所以这一乐趣也被毫不留情地剥夺了。

    真是太无聊了!

    顾子青交叠着双臂趴伏在栏杆上,呆滞地看着宫人们来来往往。正当此时,一个纤弱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视野中,顾子青心中一喜,...

 

当侦探迷穿越到武侠世界(三十五)

   慕少容解了顾子青身上的迷药以示诚意,也不再限制他的自由。

    能随意活动自然是好,但顾子青始终安分守己地呆在慕少容的眼皮底下,不敢无故离开马车半步。慕少容并不是天真浪漫之人,且他的信任于顾子青而言至关重要,既然没有要离开的心思就要避免一切引起怀疑的举动。

    其实顾子青觉得慕少容这么做也有几分试探的意思,一旦他企图逃跑结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赶路期间顾子青也趁机打量了守在马车外的那几人。当初在地宫里顾子青就觉得他们颇有几分军人...

 

当侦探迷穿越到武侠世界(三十四)

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顾子青震惊地看着他,各种各样的疑惑和猜测就像一团杂乱的毛线球堵在他的脑子里,可他却无处下手。

    “公子可让奴家好找。”慕少容趴在他的胸前好整以暇地看着他,口中发出的却还是那个甜如浸蜜的女声。

    这人会口技,难道结香楼里的那个女子是他假扮的?想到这种可能性,顾子青不禁有些恶寒,原来在他昏迷时对他动手动脚的是个男人,就算慕少容美艳远胜女子也不能消除他的排斥感。

    见顾子青无意识地露出嫌恶...

 

当侦探迷穿越到武侠世界(三十三)

    司陵的确在慢慢恢复,可也许是失血过多的缘故,他迟迟未醒。

    在地宫里顾子青没有时间概念,加上无人交流的孤独和食物匮乏的饥饿,这三天来他几乎都处在昏睡状态。而在为数不多的清醒时间里,顾子青就这样靠在墙边看着司陵发呆。

    顾子青是个很敏感甚至可以说有些神经质的人,他可以轻易感知别人的情绪波动,喜怒,好恶,只要有些微流露,他就可以敏锐感知。这样的感知若是建立在朝夕相处之上就会形成对某个人的感情,而在这异世符合条件的只有司陵一人。...


 
© 一张被人 | Powered by LOFTER